秉烛。

快要忘记自己是个辣鸡文手。
还有人记得我吗?

【叶修生贺】一个梦

周围人声鼎沸,一片嘈杂。尖叫,喝彩,笑声,掌声,有些耳熟的背景音乐开的很大,话筒传出的带电人声,有人大声宣布着什么令人激动的事情,一切都很吵闹。

他紧闭着眼睛,隔着眼皮也感受到无数聚光灯投下的流光溢彩。

“这是?”

叶修睁开眼睛,金色荣耀logo闪烁在不远处的巨大屏幕上,满天礼花从他两侧的台子上倾泻而下。

这是,他最熟悉的荣耀的赛场。这是,他不熟悉的冠军领奖台。

“……第十赛季总冠军,兴欣战队!”

主持人激动的声音传遍了场馆的每一个角落,叶修这才意识到,他穿着从未见过的红白队服站在冠军领奖台上,胸前的队徽在聚光灯下像有一簇火焰在熊熊燃烧,烧得他有点燥热。

他回头望了一眼他的队友,望见了两张熟悉的脸庞。苏沐橙?蓝雨前队长魏琛?还有其他的队友,都是陌生的脸庞,红白队服上却都跳跃着同样的火,脸上是同样的笑容,眼底闪烁着同样的光芒。

他曾经两次默默站在台下看队友骄傲地捧起冠军奖杯,默默地为他们鼓掌,然后微笑着离开台下走出赛场。他已经习惯了保持神秘默默无闻,此刻亲自站上台,却不想再保持神秘,只想抛下一切在这千百双眼睛的注视下扬起骄傲的笑容,挥舞着握紧的拳头高呼:“我们是冠军!”

他把奖杯高高捧起,看它在自己手里闪烁着金色的光芒,倒映出了一个青年的脸庞,神色却如少年一般飞扬,眼底的是最纯净最天真的骄傲。

突然一种疲惫感袭来,手指脱了力,高高举起的奖杯有些不稳,身边的队友一拥而上托起了即将掉落的奖杯。耳边又传来了队友们带着笑的声音,叶修安心地闭了闭眼睛。

突然嘈杂声消失了。

叶修爬起来,眼前朦朦胧胧的,胳膊被压得有些发麻,想要舒展一下却不小心碰到了鼠标,电脑屏幕瞬间亮起,突如其来的冷荧光刺得叶修眯起了眼。画面定格在上一场比赛的视频播放页面。他这才想起来,他是昨天晚上熬夜看比赛录像,竟然趴在电脑前睡着了。

原来只是个梦啊。

脑子里这个念头一闪而过,莫名有种遗憾的感觉,一瞬间关于那领奖台上的细节的记忆也流逝了大半,怎么都想不起来了。唯一能记得的是,第十赛季、总冠军、奖杯有些冰凉的触感,还有想要放声呐喊的心情。

“二十一岁,第三赛季的冠军还没拿到,第十赛季,二十……”不小心瞥到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日期,5月29日,叶修有些出神。第十赛季,他就二十八岁了,这个年龄在社会上可能还是青春活力的年轻人,可是在电竞职业选手这个圈子里,已经是不得不放弃一些东西的年龄了。

每次想到放弃与退出这种话题,一种无力感就会油然而生。纵然他走过一路风雨,站上了巅峰,身披霞光,也总有一天会被流逝的岁月消磨殆尽。

想到这里,他闭了闭眼,点起一支烟。

烟雾散尽,他轻声说:“不仅是第十赛季,你敢做到十连冠吗?”说完又笑了起来。

带着微笑,他打开聊天窗口:“生日快乐。”

不知过了多久,提示音滴滴响起,那边回过来:“你也是。”

而这时再没有敲打键盘的声音响起,刚刚二十一岁的嘉世队长叶修睡得很沉稳,再没有做梦了。





我叶二十一岁啦!码了一点自己也不知道在写什么的文当作生贺。我永远爱他。

【伞修】一段小随笔

叶修忽然想到了那个夏天。

那个对面电脑前的少年的脸庞,带着些许稚气和年少的骄傲,尽管额角已经挂了汗珠,又毫不服输地说:“再来!”

闷热的小屋子里两个少年研究着他们的新武器,你一言我一语地互相嘲讽着,睁大眼睛盯着屏幕上出现的制作成功的提示,然后又击掌欢呼。

两个人不小心被困天台的那天,还在满天繁星下聊了一夜人生理想,他们要带领嘉世南征北战,拿冠军,享尽荣光,战斗到不能再战斗为止。

一路艰辛,一路风雨,但是叶修却觉得并没有那么难过。

因为那个时候,有他在啊。


楚留香手游资料整理:华山/武当/万圣阁/极乐宗与其他

多歧路:

*参考微信公众号和官网做的摘录,设定控的自存




[背景CG]


楚爹(也可以说原爹)出镜瞩目,朱文圭(小明义父)一闪而过的小明和被扔来扔去的圆滚滚态原随云先森(原总表示我不要面子的么!)最后的香帅很帅了!




[华山]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名。华山之剑,至快至险。


然而于华山弟子而言,剑法是术而非道。毕竟世上追求无上武学的门派多如牛毛,也不缺华山一个。最重要的是用剑去追求什么。当他们执起手中剑,便要明白自己为何执剑,为友人两肋插刀,为弱小打抱不平,为世间的一点浩然气、胸中的千里快哉风!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华山之剑,亦至情至性。


华山弟子豪爽重义,毕生所求者,与二三知交,仗剑天涯,披星沐月,或行侠,或豪饮,尽兴而归。




华山由兰陵老人创立,至第三代掌门“清风剑客”风凌越时,进入“四海云台三千客,天下清风第一人”的鼎盛时期,连少林都难与之争锋。


三代之后,华山历经盛衰,至二十代掌门徐淑真时渐有复兴之势,其七名亲传弟子个个武功卓绝,胆识过人,是江湖中年轻一辈的翘楚,人称“华山七剑”。


然事事难料,徐淑真最宠爱的六弟子楚遗风却给华山带来灭顶之灾,华山七剑或死或失,仅小弟子苏饮雨尚存,更与黄山明月山庄结下不解之仇,华山声望一落千丈。


苏饮雨继位数年后,明月山庄遗孤找上门来,称“昔日黄山仅余我一人,来日华山也当仅余一人”,将华山门人悉数杀尽,徒留掌门一人。苏饮雨万念俱灰,闭门谢客,千年华山陷入绝派之境。




趁华山式微,心怀不轨之人纷纷落井下石。为慑退趁火打劫的众人,苏饮雨唯一的衣钵弟子枯梅大师竟将自己左臂没入沸油之中!经此一役,江湖尽晓,哪怕华山仅剩一名弟子,也仍将屹立不倒,终使华山得以休憩整顿。


随着饮雨大师故去,枯梅重开山门,以高亚男、华真真、谷潇潇、云飞卓等为首的新一代弟子节衣缩食,修葺故址,从严择徒,重振门望。天机阁曾赞华山——“岁寒知松柏”、“侠骨耐风霜”。


至今日,华山头顶的阴影虽仍未散尽,谁又敢说,华山的名号,不令天下蛇鼠之辈惊魂丧胆!




[武当]


武当与天相接,武当弟子的一举一动皆与天时日月山川遥相呼应,尽力做到周身无处不太极,动静皆浑然。


 如果有人揶揄武当弟子只是躲在山中过逍遥日子的道士,那便大错特错了。“上善若水,水利万物而不争”是对武当弟子最好的诠释。


出世则严守清规、寻道问禅,入世则匡扶正义、锄奸扬善。也因此,武当弟子留给世人太多仗义出手、救百姓于水火的传世佳话。


但武当弟子绝非莽夫,他们既有出招之勇,亦有收招之仁,留得生息循环往复,此乃顺应天道。




武当第五代掌门萧疏寒曾与明月山庄李如梦订有婚约,熟料后者却与“华山七剑”之一的楚遗风相爱私奔。武当上下视此为奇耻大辱,与华山的关系顿成对峙之势。


为了求得父兄原谅,李、楚携子归明月山庄。李氏父子见木已成舟,只得默许,并邀约武当、华山众人,共聚明月山庄,化解其中恩怨。


未曾想,在众人齐聚三日后,当人们冲进明月山庄的大门,只看到遍地尸横,满壁鲜血,直如修罗地狱。其中原委无人能说清,只道是因三方怨怼过深,终至大打出手,酿成悲剧。


明月山庄惨案发生,新仇旧怨,让武当乃至江湖纷纷将矛头指向华山。华山掌门徐淑真急痛之下,于武当门前长跪一月,最后不惜自废武功。至此萧疏寒破关而出,接受了华山的歉意,双方和解。


这种表面上的和平能够维持多久?没有人知道。私下里华山武当暗流涌动,小打小闹数不胜数。




武当虽始于大明、建派时日尚短,却因皇室对真武大帝与开山祖师张三丰的尊崇渐渐兴盛。加之华山一夜没落,少林因无花和尚之故饱受诟病,武当于今日终成中原第一名门,独享烈火烹油、鲜花着锦之盛。


掌门萧疏寒却认为,道之循环总有起落。如今武当独处顶端,他日必有因由跌落谷底,唯有修身惜福、端持自省,或可避之。


三月初三,今年的真武圣诞较之以往更为隆重几分,便是大明皇帝也派出大使星夜兼程而至。接连的供奉如流水般涌入武当山中,令天下人感叹纵使有少林这般的千年古刹镇守中原,然而现如今最被世人所尊崇的非武当莫属!


然而盛景之下藏有暗涌,却不知有心人可否看出端倪?




[势力介绍]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


江湖之上,势力纷纭,恩怨情仇不断


江湖之势力格局


却与少侠的选择息息相关


不管你是我行我素,还是择主而事


又或是弃暗投明


你在游历江湖时的诸多选择


都会影响你与各势力的关系


以及各大势力之间的平衡




[万圣阁]


万圣阁在江湖上名声并不佳,他们行事恶毒,当年鼎盛之时,江湖人无不闻风丧胆。虽然万圣阁多行恶果,其内部却层级森严,秩序俨然,他们崇尚权力,亦甘愿被权力所制服。


传闻万圣阁势力远及东瀛,乃是江湖人与海外势力勾结所建,又有传闻说万圣阁与皇权之后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是以专门做些破坏朝廷庙宇之事。


江湖上关于万圣阁的传闻颇多,但却无人知道,万圣阁所在何处,他们的真正目的是什么。




[极乐宗]


“极乐,极乐,极我所乐”,这便是极乐宗的第一信条,他们推崇放纵享乐,没有章法。创始人曾是万圣阁的麾下,名为“蝙蝠公子”,他汇集了诸多江湖恶人为其效力,自己则提供给他们安逸享乐的地方。


这里的江湖恶人,大多是为了逃避武林正道的惩处而来。比起在江湖上过着东躲西藏的日子,极乐宗所在之处,有山有水有酒有肉,他们过得更加舒坦。


在极乐宗人自由随心的生活中,他们还奉行“弱肉强食”的准则,只要不触及宗主的底线,他们无所顾忌。然而对蝙蝠公子而言,似乎有着更大的欲望正在萌生。




[天道盟]


比起极乐宗的异军突起,天道盟可谓是历史悠久。起初是由华山、武当、少林牵头,连同其他名门正派所建立的一个专门用于商谈江湖大事的组织,只设盟主不设其他。


后来因天道盟势力坐大,朝廷几次欲派人潜入而不得,反被武当掌门以“处江湖之远,不敢忘忧君之事”为由安抚而去。


天道盟看似组织松散,其面对朝廷时却异常团结,他们与朝廷的僵持和对峙,直到新任盟主玉剑公主的出现而终结。


此后天道盟便成了一个组织结构严密、与朝堂有所交往的江湖组织,但不论是玉剑公主还是他人,他们的心都是属于江湖的。




[天机楼]


少侠可能还不知“天机楼”所谓何物,但你一定知道赫赫有名的江湖“百晓生”。这天机楼正是百晓生晚年建立的情报组织,专门收集江湖动态、秘闻、人物轶事等,并对其进行分析预判江湖动荡。


自天机楼建立后,历代楼主皆被冠以“百晓生”的名号,虽然其楼主之位的传承不为人知,但不论怎样,能继承楼主之位的人,必定智慧过人,洞悉世事,历代皆是如此。


由于天机楼掌握了许多机密秘闻,有许多人都想登门拜访,但天机楼所在十分机密,江湖人士非有机缘不得窥见,唯有被天机楼主奉为贵客之人,方可进入天机楼内。


而新任的天机楼主,正是各位少侠的老朋友!恕在下不能直言,各位少侠还是到游戏中来,拜访一下这位好友吧……

我昨天晚上梦见雷德大可爱了!!!
他说他喜欢格瑞……
我的天这什么鬼邪教!!
然后他穿着一件蓝色的衬衣,边说话边脱衣服!!!
啊啊啊我选择爆炸!!!

IT S A LOVELY MOONLIGHT TONIGHT.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改名大哥
效果一言难尽
(金铃儿那张没截好……

【喻黄】有一个外星对象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1

日常摸鱼!
无脑ooc,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设定


01


黄少天捡了个外星人。

没错,在家捡的。

就在他家楼下。

这太不可思议了,他刚上去准备和旁边等电梯的年轻男子搭个话,但是没想到,他居然被这个陌生的小哥哥给亲了一口。

“啵。”

然而刚好落在黄少天的嘴唇上。

“啊啊啊你干什么!!!我要报警了!!!”黄少天吓得连连后退几步,手伸到包里去摸手机。

唉,忘了,在家充电呢。

这可怎么办啊!!!
居然遇到变态了!!


02

“抱歉,”年轻男子笑的一脸温和,“刚刚在学说话。”

“我要把这楼里的邻居都喊出来……等等你说什么?学说话??”黄少天诧异。

“我是外星人,刚来还不会说这儿的语言,需要学。”年轻男子解释。

“蛤??”

“你是外星人???兄弟你也太会编了吧哈哈哈哈哈哈脑洞真大……”黄少天狂笑。 

“我可没骗你。”年轻男子一脸无辜。

黄少天笑着笑着,又忽然想起什么。

今天早上的新闻确实报道了拍到降落的不明飞行物什么的……照片里站着几个人影,可那些明明都是人类的影子啊!他今天早上还指着照片说:“哈哈哈哈哈哈这外星人p的也太不敬业了吧!”

那照片里和人类一样的人影,难道真的是外星人???

天啊!那他眼前这个?


03

“我叫喻文州。”

黄少天给这个不速之客倒了茶,带着好奇来问他这个外星人问题。

“你们外星人来到地球就什么都不会吗?要重新学?”黄少天对刚才电梯门口那个突如其来的吻还心有余悸。

“是的。很多复杂的东西都需要学。”喻文州说。

“你们学的好快啊,就刚才亲了一下就学会说话了?”

“嗯,已经掌握得差不多了。”喻文州微笑。

“哎,那我来考考你。考你个诗句怎么样?”黄少天突然兴奋。

“你说。”

黄少天想了想,发现自己上学时觉得难背的诗除了题目竟然全都忘干净了……

突然他灵机一动,露出一抹狡黠的笑容:

“那你给我背一下《出师表》吧!”

喻文州一愣,随即张口就背:“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卒……”


04

“一二三四五!”

“上山打老虎。”


05

“你还会干什么啊。你可以留下,但是总不能白吃白喝吧。如果你说什么都不会的话,我可把你上交给国家给他们研究了。”

黄少天心里打起了小算盘,以后的家务就不用他做了。

“现在还什么都不会。”喻文州想了想说。

黄少天张口就要说什么,却被突然握住他手的喻文州下了一跳。

“只要你肯教我,我就什么都会了。”他捏捏了黄少天的手。

天啊,他捡回来的外星人怎么这么gay里gay气啊?

“……”


06

“我们学习的方法很简单,就是学习过程中要接触正在做这件事的人。接触的部位越精确,学习得越快。”

“这就是你刚才突然亲我的原因??”

这规则,不但很gay,而且还有点尬啊……


07

黄少天拉着喻文州进了厨房,开始为他仔细讲解各种柴米油盐锅碗瓢盆的用途。

“来来来,我来教你煎个鸡蛋。”

“你拉着我的这只手……哎哎哎不是那只!拉那只会妨碍行动的好吗?拉闲着的这只手。”

两个大男人,在厨房里牵着手煎鸡蛋……






————
emmm,数学课上的脑洞,我也不知道能把这个写到几……
沉迷摸鱼不想更新正文……
想说的话都写在ID里了,瘫_(:зゝ∠)_

突然的脑洞

“关于all叶党脑子里都在想什么”

出自全职第16本前面的小漫画_(:зゝ∠)_

【王叶】魔术师与千机伞

算不上是文,只是把想到的一个梗扩写……

✔ooc
✔短小
✔世邀赛背景

“第三赛季,王杰希出道。

王不留行依旧是王不留行,可是灭绝星辰的闪耀着的光芒已经与往昔完全不同。

一次次的出色的发挥,让人捉摸不透的惊艳表现,让魔术师的名号渐渐叫响。

……”

叶修看到电脑上这段文字,一阵恍惚。



记忆回到第三赛季的一个傍晚。

叶修和苏沐橙出门散步,微风拂面。两人讨论着之前的比赛,说到刚出道的王杰希,叶修有些感慨。

“你叹气干什么?”苏沐橙不解。

“之前觉得,很熟悉。”叶修说。

“什么很熟悉?”

“他的打法,让我想到了很久以前的那件银武,千机伞。”叶修回答。

苏沐橙沉默了。

她对千机伞并不熟悉,那个时候她还太小,也不懂游戏。她只知道,那是两个哥哥费尽心血做出来的自制武器,只因为突如其来的游戏更新而被尘封已久。

他们转过一个路口,看见路边有一个身影。

那是王杰希蹲在台阶边,一只灰黑色小猫趴在他脚边,轻轻蹭着他的手。

也许是感受到了叶修的目光,他转过头来,看见两张陌生的脸庞在向他微笑,他也回以一个微笑。

金黄的夕照给这座城市留下一片温暖,十八岁的少年脸上线条更加柔和,却不显稚气,更多的是坚韧。






第十赛季,他带着千机伞重出江湖惊艳众人,全明星赛上,又听到了台下的一个声音。

“……千机伞,总让我想到,以前的王杰希。”那个胸前戴着微草徽章的观众说着。

是啊,一样的多变,令人琢磨不透,意料之外而又情理之中。

他向赛场的另一端望去,王杰希正在和高英杰说着什么。

也许吧,叶修和王杰希,可能有着一些相同的东西。





“有点怀念啊……”

关掉电脑,刚想起身,却发现王杰希的手已经按上了他的肩膀。

“在看什么?”王杰希问。

“随便看看。”叶修回答。

“要不要单挑一次?”王杰希拉开旁边的位置坐着,刷卡登录。

叶修有些不解,还是重开了电脑应战。

王不留行出现在视野里,却已不是熟悉的走位,那个身影,突然消失了。转眼间,叶修凭直觉操纵着君莫笑哗地撑开千机伞,挡下一记攻击。

“大眼……”

叶修忍不住扭头望了一下王杰希,王杰希也停下手中的操作,转头看他,唇角轻轻勾起。窗外的夕阳余晖洒落,为两人的轮廓镀上一层金色。

像是七年前一样,在温暖的夕照中,他们相视而笑。

魔术师与千机伞,终于再次相逢。





王杰希生日快乐!!
我眼超帅的啊!!!

【伞修】同居三十题 十八

【伞修】同居三十题18

18♡离家出走

离家出走这件事,苏沐秋已经想过无数次了,不过当然不是像叶修那种离家出走,而是离开家里,离开工作,过一天完全自由的生活。

“简单来说就是找个时间偷懒呗,说的那么文艺干什么?”叶修如此评价。

也是哦,是这样的。苏沐秋最后也承认了这个事实。

苏沐橙考完试了,现在在家歇着,他们手头也没什么要紧的工作,干脆找个机会出去好好玩玩。

“游乐园!游乐园!”苏沐橙兴奋。

“可是……”苏沐秋有些心疼那略昂贵的门票钱。

“我这儿有两张游乐园的票,不用可惜了,就去玩玩吧。”叶修点点头表示赞同苏沐橙的提议。

“你哪来的票?”苏沐秋疑惑。叶修这种人有游乐园的票,有点匪夷所思啊。

“放心吧,正规渠道来的。哥在h市的十万势力,那可不是摆设,我一个眼神他们就得排队给我送票来。”叶修神色得意,苏沐秋表示鄙夷:你在h市能认识几个人?

“那就明天吧,今天晚上准备一下。明天是星期天,人肯定很多,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少排会儿队。”

“好!”苏沐橙和叶修击掌。

清晨。

“有必要起这么早吗?”叶修早早被苏沐秋折腾起来,此时迷迷糊糊地正打着哈欠。

三人准备完毕,去车站等车。

苏沐橙穿了她的牛仔短裤,头发梳成简单干练的马尾,戴着一顶鸭舌帽,整个人洋溢着青春气息。苏沐秋也是特意打扮了一下,兄妹两个人站在一起,路人都要多看几眼,不能更养眼。

说好的拖鞋背心大裤衩,你居然偷偷换衣服……叶修无奈。他还是不太在意平常的打扮,觉得能穿就行,苏沐秋平时也这样,俩人穿的差不多,也没有什么对比,都是一样的没品味,可是这次却是他们兄妹俩把叶修甩了个八条大马路。

叶修道:“算了,没有衣服,还是得看脸。”

“行了行了,你最帅,世界第一帅行不行。”苏沐秋微笑。

周末的游乐园热热闹闹,大多是父母带着放假了的小孩子来放松,当然也有不少出来约会的小情侣。苏沐秋虽然来得早,但人却没有他想象中的少。

“想去玩什么?”苏沐秋问苏沐橙。

苏沐橙想了一会儿,“我还没想好。先看看地图吧。”

三人认真研究着游乐园的地图,每一条线路都仔细看看,生怕错过什么好玩的。

叶修和苏沐秋突然眼前一亮:“这儿有个游戏厅!”

苏沐橙嘴角抽了抽,有些鄙夷地说:“你们俩还真是一秒都离不开游戏啊……”

“我可是职业选手!”
叶修理直气壮,苏沐秋也在旁边点点头。

记好路线,叶修和苏沐秋走在一起,他们刚被点燃了游戏的小火苗,现在正热火朝天的讨论着游戏的事情。苏沐橙跟在后面一言不发的扭头看着路边,她真服了这两个人了。

路边五颜六色的小店放着轻快的音乐,爆米花和奶茶的香味似有似无,吸引着路过的行人。远处是游乐园的过山车,摩天轮等大型设施,因为时间比较早,摩天轮慢吞吞转动的一个个小空间里还没有几个人。

突然,苏沐橙惊喜,她也看见了让她眼前一亮的东西。

“哥!”苏沐橙把走在前面的两个人吓了一跳,“玩这个!”

苏沐秋向她手指的地方看去,那是一个平常在公园也能看见的套圈摊,摊近处摆着几只装在笼子里的乌龟,还有的是空笼子,再往后,就是装着玩具的笼子,最远处,笼子里的是几只毛茸茸的白兔子,正在啃着笼子里放的菜叶子。

“想要兔子?”叶修问。

“嗯。”苏沐橙直勾勾的盯着那一团团雪白的小球。

买了几个圈,叶修活动活动没有肌肉的胳膊。

“你能套中?”苏沐秋表示怀疑。

“套不中,我跟你姓行不行。”叶修自信满满地出手,圆圈从他手中飞出,向兔子方向飞去——落在了笼子的一个角上,又晃晃悠悠的转了几圈,最后掉在了地上。

“有本事你来!”叶修把剩下的圈塞给苏沐秋,赶在他开口说话之前抢先转移了话题。

“我套中你跟我姓?”苏沐秋大笑。

“……你快点吧。”

苏沐秋不留神,一个手滑,铁圈飞了出去,问问套中一个乌龟笼子。

“还是苏大大厉害!手滑都能套个王八!你要是能套中我儿子都跟你姓哈哈哈哈!”叶修嘲讽。

苏沐秋被他嘲讽惯了,也懒得理他,继续自己的活,“你儿子,就快姓苏了。”

苏沐秋拿着铁圈,像是秋木苏紧握着手里的枪,子弹飞出,仿佛划破了空气般猎猎作响。不管是秋木苏还是苏沐秋,此刻都是神枪,弹无虚发。

果不其然,铁圈稳稳的套住了兔子!!

“我儿子苏沐秋,确实姓苏。”叶修笑。

老板娘把那笼小白球装进一个盒子里,又塞了几片菜叶子,递给了苏沐橙。苏沐橙兴奋的快要跳起来,抱着盒子心满意足的跟着前面两个去游戏厅。

游戏厅里吵吵嚷嚷,苏沐橙不知道玩什么,也不管两个哥哥在里面玩什么,自己坐在角落里的椅子上看着兔子。

“沐橙一定喜欢这个。我们就用这个比赛!”苏沐秋指着角苏沐橙的两台装着毛绒玩具的抓娃娃机。

“行!看这次我怎么赢你!”叶修仍然自信满满。

“哥,我都十几岁了,这个真的无所谓……”苏沐橙无语。

“你看,这游戏挺经济实惠的啊,玩完了还有奖品拿,其他游戏可是什么都不给。”苏沐秋分析的有理有据。

“不说了,开始吧!”叶修撸起袖子准备一决高下。

话不多说,投币,有些幼稚的bgm响起,两人都控制着手柄向目标抓去,同时抓到,一轮游戏同时结束。两人把抓出来的娃娃放到苏沐橙旁边的位置上,继续投币……

这还有什么好比的?只要两个人都不失误这比赛不就没有尽头了吗?可是看着两人那精湛的技术,要说失误,也只能说是运气问题了吧?

苏沐橙看着抓娃娃机里的玩偶一个一个被抓出来扔在旁边,突然有点心疼。

她心疼的,不是那些玩偶,而是游戏厅的工作人员,是游戏厅的老板……

“走吧,我们换个游戏吧?包都要装不下了……”苏沐橙说。

两人看了一眼堆着的玩偶,乖乖收回了继续投币的手。

“唉……”苏沐橙轻轻叹了口气。可算是走了。

在游戏厅又转悠了一会儿,把手中的游戏币花光,三人才朝下一个地方去。

“接下来去哪?”叶修问,“现在排队的人应该很多了吧。”

苏沐秋点点头,说:“失策,不应该先去游戏厅的。”

“那接下来去哪呢……”苏沐橙想想,“要不要去鬼屋?”

“这个……让叶修陪你去吧!”苏沐秋看向旁边的人。

“我?不去!”叶修果断拒绝。

苏沐橙暗笑。这两个人还是一样的胆小啊。

“那玩过山车!”苏沐橙又提议。

“这个可以,走吧!”

过山车长长的队伍转了几个弯,目测如果站成直线能站和二百米。眼前的庞然大物上,正坐着一车人,远远就传来了他们的尖叫声。

苏沐秋拉着他们两个排在队伍后面,很快他们后面又排了一队人。

“这儿人可真多啊。”苏沐秋感叹。

“是啊,毕竟是游乐园最受欢迎的项目之一嘛……”叶修说。

两人继续讨论着关于游戏的种种,不知过了多久,站的腰疼,才终于到了队伍最前面的检票口。

“苏沐秋?”检票口的少女突然拍了苏沐秋的肩膀。“好久不见啊!”

“妹妹也长大了啊!”少女又问候了旁边的苏沐橙。

苏沐秋诧异地回头,愣了一会儿,“……班长?你是来打工?”

“亏你还认得我!”班长笑了。“毕业这么久混的怎么样啊?”

“还行,明年就要做职业的电竞选手了。”苏沐秋回答。

“恭喜啊。你旁边这位是?”班长看向站在旁边正在和苏沐橙说话的叶修。

“朋友,也是以后的队友。”苏沐秋微笑,转过来向叶修介绍,“这是我初中时候的班长。”

“你好。”叶修也礼貌性的笑笑。

班长回以微笑。再后来,他们回忆了一些初中时的往事,说说笑笑中过山车缓缓停下。

“好了好了,该你们了,赶快上去吧。看见上面那个给乘客调座位的那个人了没有?那是我男朋友!”班长向过山车那边指去。

“苏沐秋,你有女朋友了吗?”班长悄悄问。

“……保密。”苏沐秋想了想说。

叶修听见,在旁边笑道:“没有就没有,你还保密什么呀苏大大!”

苏沐秋脸红,什么也没说,恶狠狠的瞪着叶修。

“哎呀真可怕!”叶修缩缩脖子。

“行了行了,到你们了,快上去吧!”班长也跟着笑笑。

过山车上的那一拨人已经走完了,叶修被苏沐秋推到车头位置坐下。苏沐橙则自己走向了他们后面的那一排。

“还是这里比较安全。”苏沐橙说。

“我们班长是我们班的八卦大王,我们班的什么事她都知道。”苏沐秋说。

“呵呵。”叶修什么也没说。

调整好位置上的安全设施,过山车缓缓开动,向上冲去。

“你刚刚说我没对象?”

苏沐秋笑了,伸手掐了掐叶修的腰。

“那这是什么?”

过山车加速冲上云霄,身后的尖叫声接连不断。

“害怕吗?”苏沐秋握住了他那只手心微微出汗的手。

叶修的心狂跳不止,不知道是因为苏沐秋的话,还是急速上升的过山车。

“我怎么可能……”

声音淹没在了一片尖叫声中。

叶修也不知道这几分钟他究竟经历了什么,过山车冲上顶峰后又急转而下,周围的尖叫声一浪高过一浪,他却只听见自己如同过山车一般加了速的心跳声。

不仅心跳加速,而且,头也晕晕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叶修你也太弱了点哈哈哈哈哈哈哈!”苏沐秋在旁边狂笑。

叶修撑在洗手台边,眼圈微微发红,眼里有一层朦胧的水光,“呵呵。怎么,还没见过晕的?”

“好了好了,胃里的东西吐完了也还饿了吧?去吃饭。”

刚吐完,叶修整个人都虚了,回忆起刚刚苏沐秋的话,心里突然有种莫名的委屈。

算了,算了。随便玩玩然后回家打荣耀吧。管他再说什么。




tbc(装作会有下一题)

苏沐秋:去吃什么?

苏沐橙:那么大圆筒!薯条就酱!

苏沐秋:……说,麦当劳给了你多少钱??




我复活了!
↑ ↑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