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解忧 唯有叶修_文力不足

快要忘记自己是个辣鸡文手

突然跳入凹凸坑!然而感觉雷祖这对bg粮太少了……明明雷德那么可爱。


真理:老婆世界第一可爱

【伞修】同居三十题 十六

【伞修】同居三十题 

16♡帮对方吹头发

这里依然是关河。
接上篇的出浴。
总之依旧是无脑苏苏苏和各种OOC,我已经尽力了,然而辣鸡就是辣鸡(哭。

那么就是正文了。

叶修在睡梦中恍惚听到了苏沐秋的声音和卧室门打开的“吱呀”声。他缓缓地睁开眼,刚刚适应了屋内的灯光,就看见苏沐秋回来了。

叶修支起上半身,刚睡醒的眼睛还带着点点湿意,无辜地望着苏沐秋。苏沐秋倒是十分吃这种恶意卖萌的套路,但是这种事情是不能退让的,他无奈但又很坚定的对叶修道:“过来吧。”

叶修见扮可怜也没起作用,极不情愿地裹着被子缓慢地挪到床边,再一步步挪向苏沐秋。

苏沐秋像是受不了叶修这么慢慢吞吞,他一把将叶修拉过来,按到身边的椅子上,又弯下腰把插头插好。苏沐秋手里拿着吹风机,好笑地看着叶修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哄小孩子一般地道:“把头发吹干再去睡。”叶修带着一脸起床气,却听话地点点头。苏沐秋顿时被戳到了秘之萌点。

巨大的噪声在耳边响个不停,干燥的热风使感觉变得不再敏感。刚开始叶修还直皱眉头,但很快就适应了,甚至被阵阵暖风吹得昏昏欲睡,最后索性闭上眼开始打盹。

苏沐秋见叶修困的厉害,手上的动作更加轻柔。尽管隔着一层毛巾,可他还是能感受到那头黑发的柔软。在被擦的凌乱的黑发中,有两个小小的发旋,苏沐秋想起“二旋宁”的说法。有两个发旋的人性格会很固执,一旦认定了什么东西,八头牛都拉不回来。苏沐秋觉得叶修的确是这样的人,虽然没有那么明显,但他确实在一些方面非常“宁”,固执的不懂圆滑,倔强的让人无可奈何。
但又那么的让人喜欢。

苏沐秋一边走神着,一边用毛巾擦着叶修的头发。在一个瞬间,苏沐秋有点想做些什么,等反应过来,他的手已经像是被蛊惑了一样,轻轻的插进叶修微微湿润着的头发里。

果然和想象中的一样柔软,苏沐秋想。见叶修没有表示什么,苏沐秋就用手轻轻地拨弄着叶修的头发。叶修的头发有段时间没有剪了,现在稍微有点长,缠在苏沐秋的手的周围,像是黑色的海藻缠着误入的银鱼。苏沐秋心里有种诡异的满足感。在古代,头发一直都是与爱情有关,现在叶修的头发在自己的手中,有种在进行结发之礼的错觉。

虽然叶修很可能根本没想到这一层,但是苏沐秋还是忍不住多想些什么。

果然喜欢一个人就会变成傻逼吗?苏沐秋在心里自嘲道。

头顶的头发已经变得干燥而蓬松了,苏沐秋把吹风机向下吹,下面的头发立马被吹得东倒西歪。苏沐秋发现叶修的耳朵红红的,不知道是被冻的,还是被吹风机吹的。视线往下就是叶修线条优美的脖颈,青色的血管随着呼吸若隐若现。

苏沐秋有些心疼。他当然不相信叶修那番一听就知道是瞎扯的说辞,尽管叶修的适应能力很好,也从没有矫情什么,但从很多细节来看,叶修绝对来自一个生活富裕,很有教养的家庭。虽然这位“小少爷”从没有抱怨过什么,但是和他们兄妹俩生活在一起绝对算得上是艰苦了。即使作为朋友来说,苏沐秋也不愿意让叶修这么吃苦。

更何况这还是自己喜欢的人。

叶修的头发干了,苏沐秋看叶修还没醒过来,怕他冷,就把吹风机往他露在外面的地方吹。自己悄悄地盯着叶修,怎么也看不够。

在苏沐秋又如实质的刺人目光下,叶修揉揉眼睛醒了。他有点奇怪的问苏沐秋:“怎么了?一直盯着我。”苏沐秋掩饰性的咳嗽了一声,逃避似的去把吹风机放回原位。

等苏沐秋回来,叶修倒也没追问。他对苏沐秋道:“被你吵醒的时候正在做梦,本来已经忘了,刚刚打了个盹又想起来了。想想还挺有意思的。”苏沐秋怕叶修再问起那个问题,故作很感兴趣的问:“什么梦?”叶修挥挥手,懒洋洋地道:“懒得说了,睡觉吧。”“你这个人怎么这样吊人胃口啊!不行,你今天不说出来……”

吵吵闹闹的室内,充满了很多年后仍让叶修怀念的温馨。

真是一个很美好的梦啊。

梦中的未来也一定会实现的吧。叶修迷迷糊糊的想着,随即沉入梦乡。





啊我们真是默契盲写都能写到美好的梦这个梗啊【这个痴汉觉得自己实在是太爱关河了.jpg(x)】 @镜

差点以为今晚更不了了但是收到文的一刹那还是放弃了学习爬来更文啦
大晚上的在寝室里冒着数学作业写不完第二天上课睡死的风险来吃粮【哭】
接下来要继续写作业了(手动再见)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