秉烛。

快要忘记自己是个辣鸡文手。
还有人记得我吗?

【叶修生贺】一个梦

周围人声鼎沸,一片嘈杂。尖叫,喝彩,笑声,掌声,有些耳熟的背景音乐开的很大,话筒传出的带电人声,有人大声宣布着什么令人激动的事情,一切都很吵闹。

他紧闭着眼睛,隔着眼皮也感受到无数聚光灯投下的流光溢彩。

“这是?”

叶修睁开眼睛,金色荣耀logo闪烁在不远处的巨大屏幕上,满天礼花从他两侧的台子上倾泻而下。

这是,他最熟悉的荣耀的赛场。这是,他不熟悉的冠军领奖台。

“……第十赛季总冠军,兴欣战队!”

主持人激动的声音传遍了场馆的每一个角落,叶修这才意识到,他穿着从未见过的红白队服站在冠军领奖台上,胸前的队徽在聚光灯下像有一簇火焰在熊熊燃烧,烧得他有点燥热。

他回头望了一眼他的队友,望见了两张熟悉的脸庞。苏沐橙?蓝雨前队长魏琛?还有其他的队友,都是陌生的脸庞,红白队服上却都跳跃着同样的火,脸上是同样的笑容,眼底闪烁着同样的光芒。

他曾经两次默默站在台下看队友骄傲地捧起冠军奖杯,默默地为他们鼓掌,然后微笑着离开台下走出赛场。他已经习惯了保持神秘默默无闻,此刻亲自站上台,却不想再保持神秘,只想抛下一切在这千百双眼睛的注视下扬起骄傲的笑容,挥舞着握紧的拳头高呼:“我们是冠军!”

他把奖杯高高捧起,看它在自己手里闪烁着金色的光芒,倒映出了一个青年的脸庞,神色却如少年一般飞扬,眼底的是最纯净最天真的骄傲。

突然一种疲惫感袭来,手指脱了力,高高举起的奖杯有些不稳,身边的队友一拥而上托起了即将掉落的奖杯。耳边又传来了队友们带着笑的声音,叶修安心地闭了闭眼睛。

突然嘈杂声消失了。

叶修爬起来,眼前朦朦胧胧的,胳膊被压得有些发麻,想要舒展一下却不小心碰到了鼠标,电脑屏幕瞬间亮起,突如其来的冷荧光刺得叶修眯起了眼。画面定格在上一场比赛的视频播放页面。他这才想起来,他是昨天晚上熬夜看比赛录像,竟然趴在电脑前睡着了。

原来只是个梦啊。

脑子里这个念头一闪而过,莫名有种遗憾的感觉,一瞬间关于那领奖台上的细节的记忆也流逝了大半,怎么都想不起来了。唯一能记得的是,第十赛季、总冠军、奖杯有些冰凉的触感,还有想要放声呐喊的心情。

“二十一岁,第三赛季的冠军还没拿到,第十赛季,二十……”不小心瞥到电脑屏幕右下角的日期,5月29日,叶修有些出神。第十赛季,他就二十八岁了,这个年龄在社会上可能还是青春活力的年轻人,可是在电竞职业选手这个圈子里,已经是不得不放弃一些东西的年龄了。

每次想到放弃与退出这种话题,一种无力感就会油然而生。纵然他走过一路风雨,站上了巅峰,身披霞光,也总有一天会被流逝的岁月消磨殆尽。

想到这里,他闭了闭眼,点起一支烟。

烟雾散尽,他轻声说:“不仅是第十赛季,你敢做到十连冠吗?”说完又笑了起来。

带着微笑,他打开聊天窗口:“生日快乐。”

不知过了多久,提示音滴滴响起,那边回过来:“你也是。”

而这时再没有敲打键盘的声音响起,刚刚二十一岁的嘉世队长叶修睡得很沉稳,再没有做梦了。





我叶二十一岁啦!码了一点自己也不知道在写什么的文当作生贺。我永远爱他。

评论

热度(5)